别人家的孩子节能

新生儿 2020-10-23 13:35

别人家的孩子

五岁半,因为没人带,我妈打了十斤豆油,求村里的校长先生,让我去学校随便玩玩。都是一个村的乡亲,也都知道我又是个不麻烦的孩子。校长同意了。

于是,我成了班里年纪最小的孩子。

那是1988年,对入学年龄没什么严格的限制。

我是开学几天后才入学的,书也没有。校长就给我找了两本旧的语文和数学。

我家有十几亩农田。无论严寒酷暑,还是朝阳晚霞,父母除了吃饭睡觉,大部分时间都在农田里操劳。

我基本上是大我三岁的姐姐带大的。还有两个比我分别大一岁和一岁半的玩伴。他们陪伴了我整个童年。

我五岁半那年,姐姐读二年级,两个玩伴读一年级。我突然之间成了孤家寡人。虽然我很乖,但毕竟只有五岁半,没人看着也是不行的。田里的活又那么多。没有办法,才出现了开头第一段。

时间久远,小学的一些细节我记不大清了。只记得第一次期中考试,我语文、数学都考了一百分,期末也是,还得了奖状。

此后的五年(我们那时小学是五年制),我一直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,遥遥领先于第二名。家里的一面墙贴满了我的奖状。村里人给它取名为奖状墙。

五年后,我以年级第一的成绩(总共只有一个班),考取了镇上的初中。我的两个玩伴,因为没考上初中而辍学了。于是,我又一次成了孤家寡人。

镇上离我们村有八公里左右,虽然那时道路上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车辆,也没听说有偷孩子抢孩子的。但是,每天徒步来回,也是不可能的。一是,村里就我一个孩子在那上学,来回还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;二是,路上花费的时间太多,影响学习。又没有自行车。于是,我只能住校。每周日晚上带大捆煎饼和大罐咸菜去学校,周五放学回家。

虽然以村里小学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学,但和其他考入的同学比,我的成绩并不乐观。记得好像前二十没有我。

入中学后的第一次考试,我排班级第一,年级前十。

此后的三年,我一直以班级第一,年级前十的成绩存在着。

期末考试后的奖励由小学时候的奖状变成了奖品,比如钢笔,或笔记本注意:不是笔记本电脑什么的。嗯,比奖状实惠多了。还有各种竞赛,镇上的,市里的,得了好多笔和本子。当时,不仅我自己,连我姐也受了益她把好看的笔和本子一概收入囊中,毫无愧色。

每周日回学校,我妈都会给我五块钱的零花钱。到了周五我又原封不动的带回家。当时,除了带饭带菜,我妈还用大米给我换了粮票,真的不知道,吃饱饭了还用钱买什么。那时,唯一的爱好,就是看书。除了偶尔自己买,大部分都看我姐买的。她和我一样,喜欢看书。只是,她不光看且买。我只看不买。所以,整个初中,我存了一大笔钱。其实,也不是有意存钱,只是,不知怎么花。

初中三年,我似在平静湖面行驶的一叶小舟。没有过一些热剧里孩子被妈妈施压得透不过气的经历。人们常说的青春期逆反心理,我也一样没有。现在回首过去,我突然悲从心来。貌似,我都没有青春期。

中考,在考高中和考中专之间,家里曾有过争议。我爸希望我考中专,像我姐一样,早点出来工作赚钱。我妈希望我考高中,因为孩子成绩那么好,万一考上大学了呢?嗯,如果考上大学,在我们这个从来没有人上过大学的村子里,可谓来者第一可光宗耀祖了。之前村里只有两个中专生,包括我姐。

我自己的想法?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考什么。毕竟,我周围没有人上过大学。我不知道上大学意味着什么。最后,有见识的班主任建议我考高中。当时,报志愿的顺序是,先中专后重点,最后普高。也就是说,中专优先于高中。那就报重点高中吧。班主任说,考不上重点,肯定能上普高的。

一些成绩好的同学,部分考了中专,余下的考取了大概十五个左右的重点高中。我以高于公费一分的成绩被录取。七个公费生中的最后一名,不用交学费,只交住宿费、书本费和餐费。剩下的几个同学,都要拿五千到两万不等的学费(借读费)。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可观的数字。

县城离村里有二十公里。这时,住校不用自带干粮了,统一交伙食费。当时学校的食堂真的很实在,每顿饭都是四菜一汤,量也足。那三年,完成了我形象上的大转折变高变胖变白。平均每月愿意为音乐付费达20元。初中时候,我的特征性标志是:又矮又瘦又黑。所以,虽然我成绩不是最好的,但确是最出名的。

一个县的重点高中,集中了整个县的学习主力。以排不上名的成绩入校,高一高二两年,我一直在一百名左右徘徊。全校八个班,每个班七十人左右,高中时加上复读生,达到了八十人。

高三,学习变得异常紧张,我平均每个月回家一次,也就是过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,就又回到了学校。从我妈用十斤豆油换我提前入学起,就再没操心过我的学习。即使在临近高考,也只是说了句,好好考啊。

高三一年,我从一百名左右螺旋式上升到前五十名。这样的成绩考个一本是没有问题的。

高考临近,很多城里同学都在喝补脑口服液之类的营养品。我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要,食堂的美味佳肴足矣。

记得当时是先考试,再填志愿。我想报南大,但是怕考不上。以家里的经济条件及父老乡亲的殷切希望,复读一年,压力太大。为了保险起见,且受同桌影响当然,同桌必须是女同学我第一志愿报了省城的理工大学。只在大专第一志愿战战兢兢地报了南大。我妈非要我一本报南大来着。一来名气大,二来离家近。她的根据是,高考过后,她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篮鸡蛋从门口滚过,每个鸡蛋都破了。意思是,报哪个学校都能上。作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新一代年轻人,怎么能相信梦这种迷信呢?当然,如果能早点认识弗洛伊德他老人家,说不准能改变我的命运。

高考分数出来,我的成绩超过了所有大学的录取分数线。记得语文考了118分,五门科目中,语文最低,却是高中三年,语文的最高分。

有没有一帆风顺的感觉?

我的父母都没有上过学,当然也不可能对我进行有意识的培养。若有,也是潜移默化的结果。

比如,邻居的地里经常杂草盖过庄稼,我们家的地里除了庄稼就是庄稼。别的小孩调皮,父母暴打一顿是家常便饭,我从没挨过一根手指头。我妈到处给我算命,说我是我们村光宗耀祖的人,搞得全村人都知道。我姐是我们村有史以来学习最好的女孩,也是唯一一个喜欢看书,且只喜欢看书从不干农活的人。

对许多人来说,大学是学习的结束。对我来说,恰恰是学习的开始。

中学时期,坚持学习不难,因为有拼命的环境。而到了大学,能够认真学习的人,才是真的自律性很强的人。我的大学同学好多都是自律性很强的人,学习热情丝毫不减高中。当然,学习这种东西,是有惯性的。

大学生活与我的高中生活几乎没有什么不同。只是每日的活动场所,从高中的两点一线宿舍-教室,延长到四点一线宿舍-教室-图书馆-实验室。(想必各位已经看出来了,我是一个毫无生活情趣的理工男)

我的大学,既无浪漫的风花雪月,也没有无聊的浑天了日。有的,只有不断的学习、学习、学习。我说过,学习是有惯性的。而习惯一旦形成,就不容易改变了,我的学习的好习惯即是如此。

理工科的女生很少,而且基本上都有了男朋友。只有一个没有的,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,莫小米,那不是人,是神。全系三百多人,每次考试都排名第二仅次于我。关键还貌美如花。所以,大部分男生都被迫和我一样,守身如玉。

此刻,回首往事,我不禁潸然泪下,为自己在最好的年华如此守身如玉。同时,扪心自问,当时为什么那么爱学习呢?因为,穷。我在大学花的每一分每一毛,都是父母的血汗钱。用父母的血汗钱去谈恋爱,是罪恶的。而谈恋爱不花钱,也是罪恶的。这就是我当时的思维方式。

当然,学习好还可以拿奖学金。好好学习,是我对自己最好的奖赏。拿奖学金,是我对父母最好的报答。

前三年,拿了多少奖学金,我不记得了。只记得,大四毕业,我得了国家一等奖学金六千元,学校另外退回了一年的学费作为奖励,四千元。共计一万元。那是2003年。我的父母是种地的农民。

大学四年,我挺招室友恨的。这是喝别理酒的时候,大家都喝醉了,一个室友酒后吐真言说的。我在大学的作息基本是十一点睡觉,六点起床跑步。(现在也差不多,只是往后推迟一小时)。而室友们基本是凌晨一两点睡觉,七点起床。这本来没什么,关键是,我睡觉打呼噜。打呼噜也没什么,关键是,我每次考试都全系第一,且连续四年。

幸好我这人比较低调,也比较勤劳。四年大学,宿舍的热水基本都是我打的,地也基本都是我扫的。所以,毕业之际,室友还是很好的室友,虽然没到好友的地步,也还不差。时至今日,对于人际交往,我依然不是那么热衷与敏感。一直处于好友不多,敌人没有的状态。

大学毕业,一部分同学选择了工作,一部分同学选择了考研。我很纠结,也很苦恼。学校保送我读研究生,且有四所大学可选,其中包括本校和浙大。我纠结、苦恼,不是因为选哪所学校,而是,我想工作。但是,周围所有的声音,都在告诉我读研、读研,这么好的机会,放唯有大明帝国在对外的关系上弃了可惜。我听从了命运的安排,顺势而为,读了本校的研究生。

读了没多久,导师帮我申请了硕博连读。这一读,又是五年。硕士加博士正常应该是六年,因为成绩优异,我提前一年毕了业。这六年,我靠领奖金与导师发的生活费生活,日子过得还算滋润。比起我的很多其他专业的研究生同学,我的导师无疑是很慷慨的一个。

博士毕业,我顺利地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,且工作至今。用自己的合法收入在省会城市买了房买了车。

到此为止,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完美结束了。如果你是家长,会不会心生羡慕:如果我有这样的孩子,该多好!

当年我光宗耀祖的时候,同村的孩子,好些都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。父母名扬村外,走路都带风。到哪都能听到村里人说,你们家的祖坟冒烟喽。

时过境迁,自从我过了三十,还没结婚,就成了村里的反面教材。父母无数次的被村里人问:还没结婚啊?甚至,偶有冷言冷语传进我那敏感的父母耳朵里:读书有什么用,媳妇也娶不到;或者是,二傻子都生了俩娃了,他连媳妇都没有。父母好不容易挺起的腰杆,渐渐又弯了下去。

我打算把他们接到城里住,他们却怎么也不肯。好在,寒风吹的时间长了,也就不觉得冷了。时间,让他们学会了习惯与面对。

我不是一个独身主义者,也不是同性恋,而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只是,学业的路走的太顺,情感上多些波折,才彰显公平。

幼儿腹泻脱水怎么办
许昌治疗白癫风医院
济源牛皮癣医院有哪些
相关阅读
  • 糖醋花生米正确做法是怎样的节能

    糖醋花生米正确做法是怎样的?文章导读 糖醋花生米是很多朋友喜爱吃的一种零食,因为花生在经过糖醋的浸泡之后,口感会变软,味道会变得酸甜的,可以中和花生中部...

    新生儿2020-11-20
  • 黄豆泡多久可以打豆浆节能

    黄豆泡多久可以打豆浆?文章导读 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人相比,中国人是非常喜欢喝豆浆的民族,豆浆在中国的历史非常悠久,早在西汉时期人们就会制作豆浆来喝了,在今...

    新生儿2020-11-20
  • 腰酸吃点什么好节能

    腰酸吃点什么好?在日常生活中,人们经常会出现腰酸背痛这样的症状,很多时候,出现这种症状的原因很明显,比如经常在工地干活的人,因为每天要干大量的体力活,但时间长了...

    新生儿2020-11-20
  • 孩子一直咳嗽打喷嚏家长给孩子吃药竟害了孩节能

    孩子一直咳嗽打喷嚏,家长给孩子吃药竟害了孩子春节买年货深耕八年,领航专注于融汇西方精英教育理念,汇聚顶级青少年教育专家,致力于成为国内顶尖的青少年新思维新系统培...

    新生儿2020-11-20
  • 男子险遭风筝线割喉风筝线成杀人利器节能

    男子险遭风筝线割喉 风筝线成杀人利器!放风圈养奶牛远没有放羊累筝本是一件惬意休闲的娱乐项目,没想到却能在不知不觉中给别人带来可怕的危险近日,广州男子小荣骑自行车经...

    新生儿2020-11-20
  • 馅饼都有什么馅节能

    相信有不少人在平时都吃过馅饼,也都知道馅饼的馅料包括很多,肉馅的,素馅的都会有,可是我们发现自己在家里面做的馅饼,总是赶不上外面的味道,不管是和的面,还有里面的...

    新生儿2020-11-20
友情链接